习惯了一个人的时间和空间。

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人突然就打破了。

虽然微信上聊个没完,却也不觉得是种困扰。

如果这个人本意是好的,倒没什么。

如果突然有一天这个人又消失了,那么曾经那么被占用的时间空间

一下子变得虚无以后,也许会有点难过吧。

认识不超过四天,年龄差有六岁,连续几天都腻歪在一起。

成熟地让人安心,却又可怖。

是真心还是套路,只有他知道。

我还以为过了这几天,他会冷淡下来,可是没有。

仿佛认识了很久一般一天聊到晚。

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可爱呢?连我自己也想不出来。


从文艺青年到社会青年

       无事看自己以前写下的欢喜与焦灼,有点难以置信这些竟是自己亲笔写下的。

      可能是记性不好的缘故,那些开心的,不开心的最后大都烟消云散了,只有极少还在苟延残喘。不过是一些风花雪月的事,不过是自寻烦恼的年纪罢了。虽然停更博客还只是半年以前,心态个性却改变得早已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  十七岁二十岁的年纪里十分贪婪,想要拥有全世界,想有一场惊世骇俗的爱恋,向往离群索居的自由,同时奢望自己人格绝对的完美,还要被所有人接受。现在看来那时还是too simple too naive,很多方面都是互相矛盾的,想要自由就不能同时希冀自己成为社交一枝花,所以那时才会不安会难过会否定自己吧。

      这个博是比较正能量的,另外几个私人博太悲观,害怕被人发现这么丧的自我,于是设置了对外不可见。每个人可能都有这么一段艰难的时期,幸运的是你熬过来了看透了生活,翻过了一座小山丘获得了一部分自信,不过后面还有无数的大山呢。


   

春天的雨温柔含蓄,夏天的雨直率任性。

今年家乡的夏天异常灼热,在我的印象中能和今夏“媲美”的年份根本没有。

十七岁

十七,大抵是最好的年纪了。
湖南的妹子郭沁,已经用她的歌声触动了一大批观众。每一首歌都发挥地极致冷静,声音绵延不绝。
她的声音纯净,演唱时也从不炫技。这样的歌声太少见。而叶炫清,观众呼声最高,除了第一首获得了导师的四冲,后面都平淡无奇。同一导师队的四人中,只有叶炫清没有找到真实的自己,一直在模仿,却不能超越,炫技太明显缺乏感情。殊不知,对于一个歌手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辨识度。这一点医生说的没错,舞台需要的不再是传统的声音,不要一味模仿别人的唱法,感觉张碧晨的唱法反而毁了她。如今的00后已经在舞台上绽放出自我,90后阿姨瑟瑟发抖。

外面此刻雨声绵绵,夜晚感觉器官被放大了许多倍。从雨声点点,到噼里啪啦,雨声与摩托汽车路过的声音交织,一切都那么清楚。本来可以睡个好觉的晚上,脑海里一直在回想最近发生的这些事,并无怨,然后果然就这么失眠了。
女孩子失眠一次要多久才能补回来?无解。我怎么就是睡不着,黑眼圈会长回来的,~(>_<)~~(>_<)~,心疼黑眼圈啊!

不哭不闹我很安静

等到房顶开出了花,世界就是自己的了。
没想到昨天听到的歌,今天又有了新的感悟。由高晓松作曲作词的一首《越过山丘》非常地令人感触。
虽然平时我更习惯自己独处,但必要的与友人的交流是必不可少的。朋友不多,但是走心。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是简单地听她随意诉说,也好像是泉水叮咚,在我的心底激起一番涟漪,之前的不快也可以烟消云散。我不会把坏的情绪传染出去,由快乐的事物挤走那些不快乐的,心也就愈发淡然。
一番闲谈后,我明白了自己要的是理解与尊重,陪伴暂且还不论。即时通讯给沟通带来了方便,但也容易滋生不信任的种子。并非是我多疑,只是对他人礼貌还是要做够的,尊重别人其实就是尊重自己,希望他明白。
我没有那么多丰富的感情经历,不懂男人的心的样子,里面的血管脉络又是如何排布。我只是一个感情的小白,不喜欢那就别来打扰我。

妄谈

五百年求佛许一段缘分,化为一颗开花的树,种在你必经的路上。只要每天看到,就满足了,不敢有半分奢望。
暗恋的人的心上有一朵玫瑰,就像小王子的玫瑰花一样娇弱,一样独一无二。年少的我们住在自己的那一颗星球上,容不得外人涉足。
见过星辰大海,但还是喜欢路边冒出的一朵小雏菊的人还是不多。小王子后来见过一片片茂盛的玫瑰花,还会怀念那一朵小小的玫瑰吗?

天空是什么颜色

发布了长文章:天空是什么颜色

点击查看

我要的远方

  一点也不羡慕比我早结婚的某某。

  一个人开心一个人乐,不开心就一个人哭。

  选择的道路不同,便不相为谋。

  学不会圆滑,开心与不快乐全都写在脸上。装作比任何人都坚强,其实比谁都脆弱。

  最近一直上火。脸上爆痘痘贼多,鼻子上,眉毛上,甚至嘴唇上,用菊花茶清火也还没见效。QAQ我爸说我一定是着急上火了。


后来,我再也梦不到你。

TAKI和三叶都怀疑自己是在做一场梦,有时梦境也是一种内心的写照。如果是一场美梦,我们宁愿不从里面醒来。

你说不要后悔,那就大步往前,我也就不再有任何非分之想。

© 素年锦时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关于
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